蔡江南 官方网站

http://caijiangnan.zxart.cn/

蔡江南

蔡江南

粉丝:337151

作品总数:63 加为好友

个人简介

蔡江南1978年 出生于厦门 2000年 毕业于福建工艺美术学院雕塑系 2007年 加入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2011年 加入中国雕塑学会2016年 加入台中雕塑学会2017年 加入福建省雕塑...详细>>

艺术家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

艺术圈

作品润格

书 法:

国 画:元/平尺

匾额题字:

拍卖新高:

联系方式

艺术家官网负责人:钟银才

电话:0592-2116377

邮箱:artist@zxart.cn

本页面资料由该艺术家或本主页注册用户提供,张雄艺术网不为上述信息准确性承担任何责任。

连子波|有一种梦,它住在骨头里

有一段时间,我很喜欢坐公交车,下完课会带着一把零钱随便跳上一辆车,看到有趣的就下车,突然想去哪里就换站,一整天地逛到天光渐暗暮色苍茫。城市具有的巨大优越性在于,它为你提供人潮却允许你做一个孤魂,它的有趣在于可能在某个转角就会展开生命的一方世界。2697艺术空间就是这段时间遇到的。 

 

蔡江南作品《如影随行》

在曾厝垵的马路上闲逛,拐进一条小路,路边长着一排高大的柏树,树干虬结盘曲,遒劲有力。旁边有个大院,门开着,里面错落着几幢石头房子,看格局就知道这原来是部队的营房。整个院内没有人,阳光照在石头房子上,闪着微黄的光,显得很温暖,树荫在黄色光晕下清寂可喜。很喜欢这种幽静,就踱了进去。院子里路边错落地放着些雕塑,信步走去,看到一面墙上有“2697艺术空间字样,生锈的铁字和白色墙面相映衬,颇是素洁。墙边有一个门,大而高,这显然是原来部队的礼堂。所有打开的门在我看来只有一种意义——“欢迎你,所以我就走了进去。艺术的内在态度就是开放,走进门的时候我想如果有谁赶我出来,他肯定不配做艺术的主人。

 

蔡江南作品《坠》

礼堂刚装修成展厅,楼梯两向而上通往两边隔层,隔层顺序排列着一间间办公室。听见我的咳嗽声,坐在办公桌前的几个人回过头看我,我也看着他们,他们回过头继续在鼓捣什么,我转过头看展厅的其他地方。展厅的正上方是一个巨大的红色五角星,亮丽威严得吓人,还好有环绕的白色灯带搭配,色调很和谐,那个巨大的红色五角星的政治意义被消解为艺术美感,让人感觉很屌。我很喜欢这种有想法的改造。 

 

我默默地走出去展厅,这个叫厦门的海边城市的阳光如此温暖,这个院子的安静让我有了喜欢这个城市的理由。一个城市让人喜欢不是因为高楼大厦,而是有一些有想法的人住在里面。 

 

蔡江南作品《梦镜》​

后来一个朋友说去2697看个展,见到了艺术空间的主创人之一的雕塑家蔡江南。话不多,娃娃脸,壮硕,温和,爱开玩笑,再看个人雕塑,视觉感觉很亮且有力度,作品的形式创造很有高度,但我对其作品的思想内涵把握却感到力不从心。一直想写一篇文章,作为门外汉又喜欢艺术的我来说,把握不住的作品只有写才能变得明晰。结果这事因为喝酒之类的杂事就耽搁下来了。2697搬到黄厝后,创作戏剧题材的新锐雕塑家吴东山带我过去,看到他的新作品,我发现隐藏在作品背后的蔡江南的思想版图变得清晰起来了。 

 

他创作的乘风系列作品,不锈钢材质,身形肥胖臃肿的男女或坐或站或奔在蓬松柔软的云团上,人物轮廓简略,面容模糊,形体动态十足,纯粹以肢体动作来表现内在的精神追求,不锈钢的接近于镜面的材质特点加强了作品的这种精神向度的纯粹性。但不锈钢材质的硬朗冰冷又和这种热忱的追求构成了矛盾,现代都市人不正是生活得冷静锃亮却在内心燃烧着炙热的情感之火吗?梦想的云端有时只是一种镜面上的幻象,轻盈的起舞也许是沉重的坠落。  

 

蔡江南作品《牧》​

到了彩色猪系列,蔡江南对现代人精神困境的思考就更深入了。那些猪们肥美丰腴,有的侧头合掌做恭喜状,有的单脚起飞,满脸憧憬,有的双脚合拢双掌施与愿印,作虔诚禅思状,雕塑卡通而富于梦幻气质,细品时有淡淡的调侃意味。彩色地去生活,像是向着太阳吹肥皂泡泡,色彩斑斓,却是轻风就能吹破。蔡江南依然对生活充满梦想,他祝愿世人在现世的生活里获得幸福,但同时他也看见了现代人沉缅于物质欲望时精神世界的轻浮乏力。他的慈悲中加入了更强的批判性。 

 

梦境系列是蔡江南的最新雕塑,以人和马为主要意象,创作手法更加大胆,形体极度夸张,马的脖颈和四脚被拉伸得极细长,人物的躯干也极度变形,内在的精神因此而被放大了。由《乘风》系列表现纯粹的精神追求到彩色猪的批判色彩,到了梦境系列蔡江南开始思考人类的梦想和现实之间的矛盾,个体的力量与阻扰梦想实现的外在力量之间的紧张关系,同时,个体在多变的环境里如何去面对自身并寻求蜕变的问题也被严肃地提了出来。这时,这些雕塑就有了反抗性。这种反抗性体现在雕塑语言上,呈现为像嶙峋的骨头一样的结构表现,一如皮革的肌理质感,筛张桀骜的姿态。这些雕塑依然具有极强的梦想色彩,只是这些梦想住进了坚硬的骨头里。

 

蔡江南作品《守护》​

蔡江南的雕塑有两个关键词:梦想和骨感。梦想是柔软纯粹的,是其雕塑的内容也是气质,骨感是会硌人的现实,是其雕塑的形式特点也是精神内在。让我感兴趣的是他对梦想一如既往的追求热情以及他对现实反抗的形式。大部分人对现实的反抗是向外的,直接冲击束缚自我发展的外在世界,他对现实的反抗形式则很自我,他不是去对抗社会,而是通过针对自己,直面自我的精神困境来表达,他企图改造自己,完善自己,提升自己的力量,从而形成一种抗力,迫使现实后退或者转弯。应该说,蔡江南已经部分地取得了胜利,而这样的反抗形式也值得推广,个体的觉醒和自我成长某种意义上说可以重塑现实。

 

蔡江南作品《被踩在脚下的梦想还是欲望》

写完这篇文章,朋友又发来蔡江南的两个小雕塑《秦先生和尉迟先生》,很有民俗味,形象生动,塑像双眼怒张,却也很有谐趣,我似乎看到他精神内在正由愤怒与调侃向温和与包容的转化。这是蔡江南的一种新的艺术姿态,也会是一种新的可能。我在蔡江南的身上也看到了2697艺术空间以及和蔡江南一起的一批艺术家的蓬勃生机和新的可能。